的回校日前一天,三人才同时发来短信:——‘兔兔,我要明天上午才回寝室,你就在凌超那再凑合一夜,上了他吧!’

    短信的内容一模一样,显然是一条短信转发了三条后的结果。

    肖兔无语了:你们合起来整我,起码也把标点符号改一下吧!T____T

    于是回校的最后一天晚上,肖兔还是住在了凌超的公寓里,这也意味着,凌超又要多睡一天的沙发。

    虽然要睡沙发,但是凌大公子似乎乐意的很,反正肖兔晚上要喝水、上厕所之类的可以搞伏击,不但可以一亲芳泽,更可以欣赏美人受惊后那种惊慌失措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这可比明着来有趣多。

    说白了,凌大公子的内心其实有着变态的嗜好。

    当然,肖兔也不是傻子,几天睡下来,她也摸清了凌超的脾气,不就想搞伏击吗?我有水不喝,有尿憋着总行了吧?我看你怎么办!

    到了晚上,两人个怀个的小心思分别睡下,关就照旧睡在自己的房间里。

    到了午夜的时候,肖兔醒来忽然觉得口渴,但是想到凌超在外头,又硬生生地给忍住了,闷着头又继续睡。

    过了大概一个多钟头,她睡得正香,忽然听到耳边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凌超在外头低声喊着她的名字。

    她被迫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到凌超把头探进来,轻声道:‘老婆,空调坏了。’

    ‘哦。’肖兔应了声,倒头又睡。

    凌超颇为无奈:‘喂!你醒醒啊!外面很热,我睡不着!’

    ‘那你就进来睡嘛!’肖兔不耐烦地嚷了声,继续睡。

    某人一愣,随即脸上的表情变得诡异起来,低头在他耳边轻声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

    ‘是啦是啦!你烦不烦啊?’肖兔迷迷糊糊地骂了句,把怀里的布偶抱得紧了些。

    原来她睡着的时候那么迷糊,某人又找到了一个突破点。

    月光隔着窗帘透进来,床上的人儿睡得正香,双眸紧闭着,长长的睫毛一扑一扑的,粉唇毫无防备地微微启着,发出细微的呼吸声。由于是夏天,她仅盖着一层薄毯,修长而白皙的腿从薄毯中露出来,小巧的脚趾在柔柔的月光中显得那么精致可人。

    身旁的床铺微微下陷,睡梦中的她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把怀里的布偶抱得紧了紧,身子蜷缩起来,膝盖忽然碰到了某个硬物。

    ‘该死!’

    凌超浑身都像触了电一般,急忙往后退了些,待胸中的那股欲火稍稍退却,这才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纤细的身子抱在怀里,心中有着无限的满足感。

    或许是人类的本能吧,当凌超将肖兔抱进怀里的时候,她的脸正好抵着他的胸口,温热的体温传来,熟睡中的她忽然蹭了蹭,想给自己找个最舒服的位置。

    感觉到胸口轻微的摩挲,似乎是被那细微的动作撩拨起了身体的每一根神经,虽然空调徐徐的吹着,但是他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热了起来。被她触着的身体像是在灼烧一般,一股股热流汇聚成更大的热涌,一齐涌向身体的某处,刚被压下的欲望再一次不可抑制地昂然起来。

    这简直是一种煎熬!

    第一次那么强烈的想要她,他几乎快克制不住了,黑暗中,唇触到她的发、她的额头、她的眼、她的鼻梁……就在唇瓣几乎要触到的那一刹那,怀里的人忽然一动,无意识地抱住了他的腰。

    睡梦中,肖兔只是觉得有个物体比怀里的兔子更温暖,让她不由自主地想抱住,然而就是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凌超伸向她襟口的手忽然僵住了。

    怀中的她,哪怕是在睡梦中仍不自觉地表现出了对自己的信任和依赖……那一刹那,他心里忽然有那么一丝的感动,那种心底涌起的前所未有的幸福和责任感。

    他伸手,紧紧抱住了她。

    亲爱的,我要许你的不是现在,而是一个未来……

    Chapter 60

    肖兔从来没睡得这么舒服过,以至于当床头的闹钟响起的时候,她很不爽地伸手想去按掉。结果闹钟没摸到,却摸到了某个毛茸茸、圆滚滚的东西。

    咦?这是什么?

    她闭着眼,又摸又抓,最后还狠狠拔了两下,结果……

    ‘老婆,你不要再拔我的头发了。’

    带着些幽怨的响起,肖兔手上的动作僵住了,片刻之后,她迅速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可思议地眨了两下。

    这时候,按正常言情小说的情节应该怎样发展呢?

    躺在床上的女主角迅速退到床边,双手抱胸,又羞又恼地问:‘你,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于是男主角邪邪一笑:‘这是你的床?’

    女主角立刻面红耳赤:‘你,你流氓!’

    男主角一脸无赖地凑过去:‘我就是要流氓你!’

    然后大家就能自行想象了。

    相信凌大公子一定很希望之后的情节能这样发展下去,可惜他挑对了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