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第247章 伏羲神韵
      第247章 伏羲神韵

      酒桌上,推杯换盏、其乐融融。

      吴妄被雪鹰老人拉着一阵猛灌,但最后钻桌子底下的,却是霄剑道人和杨无敌。

      泠仙子似是有些心事,戴着面纱并未取下,时不时还会对着面前那一尘不染的碗筷出神。

      青鸟被老阿姨和沐大仙带走,并未在此地与他们同桌,如此反倒轻松自在。

      吴妄其实一直有些无法专注精神。

      那摔落的酒杯,就如一块大石压在了吴妄心底。

      他想忽略这般细节,但耳旁总是回响起那‘乒’的一声脆响。

      凭他这五年来的观察和了解,睡神骨子里其实是个懒散、胆小、好吃懒做且没什么大志向的先天神……

      咳,闲云野鹤、闲云野鹤。

      睡神老哥见到三鲜道人的反应这般大,甚至酒杯都掉了,又立刻开口遮掩,说自己不过是手抖了下。

      一个先天神,手会抖吗?

      要说这里面没有故事,接连打死大司命、新雷神、老帝夋,吴妄都不信。

      但三鲜道人到底……

      照明法器照耀的光亮中,吴妄看到了此刻略带醉意的三鲜道人。

      如老树皮般的面容上挂着惬意的微笑,那略微眯起的双眼,又流露着对世态的安然;就仿佛,他此刻一觉睡过去,那股意识就会这般随风而逝。

      吴妄有些不忍心直接问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自己身上的秘密还格外的多。

      最起码,此时来看,三鲜道人对人域并无谋害之心。

      这老道就如一个普通修士,对人域怀揣着一份热爱,有能为人域舍身的崇高品格。

      虽说能确定这些其实已足够了,但吴妄心底终究有些疑惑。

      饭后,吴妄寻了个由头,与睡神勾肩搭背,去欣赏九荒城的夜景。

      霄剑道人见此状,不用吴妄叮嘱,他凡境的仙识已盯紧了三鲜道人,在三鲜道人回房歇息后,又与雪鹰老人一同在附近喝酒聊天。

      鸣蛇被吴妄留下,护在了林素轻等人身周。

      这是吴妄最放心不下的。

      “怎么回事?”

      吴妄传声问了句。

      睡神打了个哈欠,目光盯着迎面而来的异族女子,嘀咕道:“什么怎么回事?”

      “酒杯。”

      “手抖了吗那不是?”

      酒神笑呵呵地说着,赞叹道:“老弟你看,这腿嗨,真带劲。”

      “老哥你岔开话题的功力退步的厉害嘛。”

      “呵呵呵,”酒神干笑了几声,又面露无奈之色,“这事跟我没关系,我真的不想参与你们这些天地之争。

      上次帮你出手催睡大司命,还好我躲的比较严实,后面生的事也多,天宫顾不上我,不然天宫早就派强神来弄我了。

      老弟,你就放过老哥吧。

      这些事我真的不想参与。

      神代更迭、生灵增减,这天地还是这天地,你多琢磨琢磨这些,少去弄那权谋之道。”

      吴妄嘴角一撇:“我这不也是被逼的吗?”

      “我看你是乐在其中,渐渐迷失在了一声声副阁主的呼唤中。”

      睡神笑道:“其实你想想,这天地间真正的永恒是什么?道,规则,天地本身,以及能够长生的你我。

      无数岁月后,你会现,自己不过是孤身一人,红粉知己也罢、名噪一时也好,过眼浮云。”

      吴妄笑道:“老哥你怎得开始说教起来了?”

      “这是说教吗?这是咱俩关系好了,多提点你几句。”

      “所以说,三鲜前辈到底是……臻品大床,三张。”

      睡神摇摇头,一幅‘孺子不可教’的无奈,喃喃道:“免了吧,这床睡的有些烫身子,其实我也不知。”

      吴妄:……

      “那你抖什么?”

      “被吓到了。”

      “你不知三鲜前辈是谁,怎么还被吓到了?”

      “他不该存于世。”

      睡神低声一叹,两人身周环绕着淡淡的云雾,隔绝了一切查探;

      甚至连吴妄胸前的项链,微微闪烁两次后,就没了后响,让星空神殿中的老母亲一阵紧张。

      睡神双手交叠在身前,略胖的身躯微微后仰,目中满是回忆。

      “他身上,有你们人域伏羲大帝的神韵。”

      吴妄道心出奇的平静,竟没有丝毫震颤之感,立刻反问:“神韵?这是什么意思?”

      “这种事很难解释清楚,神韵与道韵一般,笼统来说,神韵就是他给人的感觉。”

      睡神笑道:

      “等你修为境界足够高深,有那刘阁主的境界了,你就知晓何为神韵了;每个强者的神韵是不同的。

      比如御日女神羲和,她的神韵恒定又火热;

      又比如那月桂女神常羲,她的神韵始终带着一点点清冷之意。

      人族伏羲大帝的神韵,这我是绝不会认错的,那毕竟是当年差点掀翻天宫的强者,准确来说,应当是生灵立于了大道的巅峰。”

      吴妄不由得一阵赞叹。

      他又问:“三鲜道人跟伏羲帝君,能有什么关联?”

      “这就是诡异之处了。”

      睡神缓缓叹了口气:“或许是伏羲帝君心有不甘,一缕神魂在天地间不断流转?他还有什么特异之处?”

      “他说,答应了旁人不能成仙,”吴妄负手轻吟,长被夜风吹拂而起,面容上写满了思索。

      睡神笑道:“成仙就是成道,自身大道初步凝结,道生长于仙躯之中。

      在限制他成仙的,很可能就是帝夋。

      随便托个梦,或是在三鲜道人体内放些阻隔,甚至直接威胁三鲜道人,你若成仙吾就弄死多少多少凡人……天帝要做到这些,简直不要太简单。”

      吴妄微微挑眉。

      他与帝夋初次相见时,帝夋施展了‘凝固一瞬’的神术,最开始扭头,就是对自己身旁之人说话。

      帝夋当时说了几句之后,自己才听到他的嗓音。

      很有可能帝夋当时来此地,也是要顺便见一见三鲜道人。

      是了,三鲜道人如果一直被天帝暗中控制,他与自己的相遇,很可能会对命途产生不可预知的影响。

      此刻三鲜前辈突然苍老,很有可能就是天帝暗中出手!

      真相,只有一个!

      “恐怕没这么简单。”

      睡神如此道了句,目中满是疑惑。

      “这三鲜道人对自己是谁,绝对毫不知情。

      我推测,三鲜道人有可能本身就是个普通修士,但在无意间融合了很微弱的伏羲大帝之神韵。”

      吴妄缓缓点头,言道:“这个推测倒是最靠谱,三鲜前辈对阵法之道十分的痴迷。”

      “想这个没意义,”睡神笑道,“三鲜道人终究只是个无法成仙的老道,老哥刚才暗中试探了他许多,连记忆都快给他掏空了,都寻不到任何不同寻常之处。

      应该只是沾染了神韵,看他第一眼着实把我吓坏了。

      人域若是藏了个伏羲大帝,这天怕是真要翻了。”

      吴妄:……

      “老哥你这!”

      “咳,咳咳!不小心说漏嘴了。”

      睡神尴尬一笑,忙道:“放心吧,我只是暗中查探,绝对没有伤他。”

      吴妄却也只能摇摇头、叹口气,并未多说什么,与睡神逛起了夜市,聊起了‘天宫小神眼中的伏羲’。

      这个大荒活化石在身侧,吴妄的见识,也被带着蹭蹭上涨。

      燧人屠神、伏羲演法、神农百草;

      这些,都是人域之中、九野之内流传的话题。

      但实际上,这三位人域人皇,做的并不只是这些,神农陛下尚未抵达自己的巅峰时刻,其他两位先皇,都曾让天宫众神无法安寝……

      睡神不断说着,吴妄在旁仔细听着,两人身周包裹着淡淡云雾,在夜市街巷走来逛去。

      时而坐坐茶棚,喝两杯清润的苦茶。

      时而说笑逗趣,言语不乏互相挤兑。

      心欣矣,怡然自得。

      ……

      又,两日后。

      “暂时不回人域了?”

      霄剑道人端着几枚传信玉符,皱眉看着面前的吴妄。

      吴副阁主身周的星辰大道道韵渐渐散去,本自打坐的他,双腿一抻、双手向后一靠,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

      他道:“回去有什么用?看他们在那吵吗?”

      “可这……”

      霄剑坐在吴妄身侧不远处,皱眉道:“你一直在这边,若是被天宫得了消息,前来为难于你。”

      “没事,”吴妄晃着脚丫,指了指天花板,“我上面有人。”

      “这里终究不是人域,”霄剑低声道,“此前少司命他们又不是没动过手。”

      “无妨,”吴妄大拇指指了指身后,“我后面也有人。”

      空气中荡起涟漪,鸣蛇一袭黑衣缓步而来,站在吴妄身后,修长双目凝视着吴妄。

      “主人。”

      “啊这!”

      霄剑道人只觉头皮麻,一阵不明所以。

      他问:“副阁主大人,您留在这,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吗?”

      “只是不想回去跟他们吵架罢了,”吴妄淡然道,“他们要不要北伐,可以由他们决定,如果确定了要向北打,那我自会全力出手谋划。

      能用十成力,绝对不掖着。

      但做这个决定的过程,我就不参与了。”

      霄剑道人笑道:“你不开口,事情可就真没办法收拾了。”

      “呵,你把我看的太重了。”

      吴妄嘴角的笑容带着少许讥讽,朗声道:

      “人心叵测、各为其位,每个人开口说话时,遵从的不仅是本心本性,还有他所站的位置,所处的立场。

      几次天宫与人域的冲突,人域接连获胜。

      道兄当我不知道吗?

      已经有不少人,开始为推翻天宫之后的远大未来精心谋划了。

      林家的事就是最好的例证,林怒豪若是心底没有个小九九,就算再被大司命压制道心,也不会露出这般致命的破绽。

      人域之中并非没有一心为人域、为人族的纯粹之人,但道兄你也知晓,纯粹之人很难走到高位。”

      “唉……”

      霄剑道人摇摇头,缓声道:“看来你是真的不想管这事了。”

      “对外,我可以。”

      吴妄摇摇头:“对内,让老前辈自己忙去吧。”

      “可你终究要去面对这些,”霄剑道人正色道,“人域小金龙、天衍圣女相伴,这些标签,已经将你推上了一个较高的位置。”

      吴妄不由得有些默然。

      他看了眼神府仙台,那不断跳动的炎帝令。

      第一次回溯之前,他其实已经因林家之事,被那些觊觎人皇之位的势力针对了。

      后面他三次回溯破局,却将此事掩了下去。

      那王谏副阁主稀里糊涂就被边缘化,此刻犹自在那苦思冥想,到底从哪得罪了吴妄……

      “说实话,我对人域有些失望。”

      吴妄缓缓舒了口气,低声道:

      “我下意识的将人域当成了回忆里的理想国,又被人域的繁华,人域一致对外的理念所影响,对人域有着莫名的好感。

      但回过神来,深入其中,去接触、去观察,才渐渐现,人域骨子里依旧是强者统治弱者的那一套,只是外面的压力足够强大,才有这种繁荣。

      天宫被推翻之日,便是人域四分五裂之时。

      我不是很想去面对这些,也不想将自己的精力花费在这些上面。

      道兄你知道的,我掌握着人域三成以上的宝矿与灵核源头,我并不用去承担很重大的责任,就能得到我想在人域得到的一切。

      人皇之位,对我而言是单纯的负担,我没有足够的动力,去背负起这个责任。

      而且,能去坐这个位置的人,不只有我一个,老前辈必然准备了无数的后手。”

      吴妄话语落下,扭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书架。

      青鸟正注视着这边,但……鸟的脸蛋和眼睛,实在难以表达出太复杂的情感。

      “我大概明白了。”

      霄剑道人笑了笑,言道:“这些话,咱们私下里说说就算了,很多事其实都是身不由己,也是时机还不成熟。

      无妄你准备在这里呆多久?”

      “等他们不吵了。”

      吴妄哼了声,随之又抬手揉揉眉头,“还要等我掌握一套阵法理论……终究是欠了三鲜道人的恩情,老人家寿元无多,我在旁陪伴也算还了恩德。”

      霄剑道人小声问:“这位前辈的身份……”

      “没什么特异之处,”吴妄道,“刚好,我约了半个时辰后,去后院小学堂听课,道兄不如一起去瞧瞧?”

      霄剑道人略微思索,点头答应了下来。

      ……

      东海东南,临近东南域的海域上。

      一艘破船的遗骸散落各处,漂浮在海面上的尸身,吸引来了成群的海鸟,以及深海嗜血的凶兽。

      一块稍大的木板上,几道身影蜷缩成一团,护着两名年幼的孩童。

      木板之下的海水中,一道又一道阴影不断划过。

      有女童颤声喊着:“娘,我怕。”

      带着微弱法力的妇人将女孩用力搂住,忍着让自己没有哭出声……

      呜——

      不知何处传来了土埙的呜咽,周遭海水中,有几颗生长着森然獠牙的鱼探了出来,看向了远处海面。

      那里,海水泛起少许浪花,一只独角鳌鱼缓缓漂浮了出来。

      鳌鱼背上坐着的那女子,身着青色长裙,裙摆宛若花瓣散落,自海中而来却没有被海水打湿半点,身周伴着金色的微光。

      她双手捧着土埙,静静地吹奏着。

      那几头凶兽沉入海水,朝深海游去……

      百里之外,那十多道本已退走的身形,此刻在海底同时停住步伐,转身看向了青衣女子现身之地。

      “神灵?”

      “为何这里会出现神灵?”

      “早说了让你们下手狠一点,非说她们孤儿寡母活不下去,哼!”

      “那神灵将他们带走了……我们怎么办?”

      “你我不过真仙,如何与神灵相争?回去复命,记得,就说我们快要杀了那几个,结果被这个神灵逼走。

      上面总不可能去找神灵质问。

      留下两人,远远跟上去,暗中盯着他们,看他们去何处,那神灵总不可能一直将他们留在身旁。”

      “是!”

      “刚才就该痛快些!”

      “遗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