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奢侈 > 第 一 章
    第 一 章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已开,欢迎跳坑^_^

    额,又是一对纠结男女折腾的故事啊故事~~= =

    本书已上市,由于俺天然呆(……= =)以及各种缘由,当初误把正版错以为是盗版,汗颜后还是汗颜。=_=....

    1、

    聂染青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就觉得自己表现不俗,她原来一直幻想着有天能亲身体会一把打击小三打击到让其落荒而逃的快感,没想到真的让她碰到了,而且结果还很让她满意,至少她自己回味无穷。

    两周前在大剧院有场大腕云集星光璀璨的话剧,票是很早就订好的,但是姚蜜临时有急事,聂染青很喜欢里面的某女星,自己去又没意思,于是缠着习进南跟她一起去看。坐在台下的时候,聂染青指着台上那位明艳动人的美人对习进南说,我喜欢的就是她,她演戏演得非常好。

    习进南当时支着个胳膊昏昏欲睡,随口就答了个“嗯”。

    聂染青推推他,满目憧憬地说,你不是有位娱乐圈的朋友吗,能不能给我搞到一张签名?

    习进南不知是困的还是真听进去了,反正当时点了点头。

    她这话也就是随口说说,没指望习进南会去帮她要。没想到大前天晚上,习进南回家后,竟然真的把一张很华丽的签名扔在桌子上,虽然表情就像是交差一样,但是聂染青还是很受宠若惊,于是很高兴地去给他放了洗澡水。

    她本以为这样就完了,结果今天上午,那位美丽的女明星却纡尊降贵地打过电话来。

    聂染青说不惊讶是假的,于是很高兴很雀跃地听她继续往下说。

    电话里的美女声音柔柔的,但却很有点趾高气昂的意味,不过好像又想装得谦逊,于是聂染青就听到她这么说:“聂小姐,今天下午我要跟你见一面……好吧?”

    那最后两个字是她停顿了三秒后才加上去的,于是聂染青在心里悄悄把曾经对习进南夸奖她的那句话抹去了。

    不过,聂染青实在想不出她跟她能有什么交集,于是听她再继续地往下说。

    那美女却不说了,只是固执地等着这边的回话。

    聂染青见过的明星寥寥无几,现在人家都单独约她出来见面了,就算是鸿门宴,聂染青也觉得自己的偶像请自己去吃,那自己成为刀板上的鱼肉也算荣幸啊,她能不答应么?

    两人定在一家私人会所见面,聂染青连进去都费了点儿周折——这里曲里拐弯,她没识得路,偏偏脑筋又不大好使,连服务员都忘记去请教。

    明星就是明星,戴着墨镜都难掩气质,落个座都带着股香气。聂染青坐在座位上端着某时尚杂志看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见到了大腕现实中的一面。

    一袭紫衣罩身,白皙的脖子上有串璀璀璨璨的钻石项链,流苏耳坠长短大小均宜,美□□雅一笑,声音柔到不可思议:“你的皮肤真白。”

    这明明是夸人的,可是聂染青却很诡异地想到了她前不久看到的一则笑话:如果一个女人不漂亮,你就夸她身材好;如果身材不好,你就夸她有气质;如果她没气质,你就夸她可爱;如果她不可爱,你就夸她幽默,如果她不幽默,你就夸她有内涵。聂染青暗地里跟这里面的词语对照了半天,也不知道这皮肤真白能排到第几。

    不过,一般来说,夸她这个年纪皮肤白的,聂染青只想到三个可能:一,她的皮肤真的很白,白到一定程度了,别人不夸都不行。二,美女的皮肤黑到一定程度了,就算她的皮肤是灰色也能对比成白色,但是这种可能性明显比较小。三,聂染青的外表也只有这个优点了。

    聂染青想了想,自己差不多百分之那么一百是第三种,于是手在自己空无一物的耳垂上捏了一捏,笑道:“自然不比许小姐漂亮。”

    美女显然满意,口气温和了那么一点儿,话却很直截了当:“我想我来的意图也很明显了。我喜欢进南,我想和他在一起。”

    美女嫣然一笑,惊艳全席,虽然全席也只有两人。

    这话真是直接,美女锐利地盯着她看,聂染青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才好,她其实很想镇定地说这很正常,但想想自己作为习进南的老婆这么说好像又不大合适,到最后就说了一个字:“嗯。”

    美女脾气好像不大好,耐力好像也不怎样,聂染青的那句模糊的“嗯”在她眼里就好像是示威一样,于是变得有点不耐烦,杏眼变成了圆形:“前两天,进南在电话里告诉我,其实你和他的关系不如众人眼中那么和谐,既然这样,你干嘛还巴着他不放?”

    她的话好像还没有说完,于是聂染青很好脾气地等她继续。

    美人又说:“聂染青,两年前你把习进南当成救命稻草,你不觉得这样对不起进南?”

    聂染青手一顿,这她都知道?

    美人继续说:“聂染青,你和进南并不合适,所以……”

    她还没说完,聂染青一口茶“没忍住”,浇了对面花一样的脸。

    美女立刻愠怒,脸青一阵白一阵,变得就像是外面的天气。一滴茶水还唯恐天下不乱地顺着她的尖下巴滑了下来,看得聂染青有那么一点儿不好意思,刚想道歉,美女却狠狠瞪着她,修长的手指直指她的脑门,绿玉般的美甲已经在她的皮肤上留了个小纪念,声音依旧是很好听,但却不够悦耳:“你!”

    聂染青想也没想,一把就把她的手打下来,毫不客气地说:“我我我,我什么我?我就是故意的怎样?你这些表白的话去亲自对习进南说比对我说有效得多。敢指着我说话,你还不够格!还有,我不吃醋不代表我就是吃素的,你现在还是气质端庄地出去为妙,继续这么没礼貌没教养,你就不怕我有针孔摄像机?”

    美女姣好的面容狠狠一变,最终心有不甘地拂袖而去。

    其实聂染青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小小的遗憾,那明星的段数实在是低了点儿,连刺激她的话都没说,按照电视里和小说里的桥段,她应该回顾一下她和习进南在一起的那些事才对,这样才更有打击力度。可惜这美女明显是智商和胸围不成正比,聂染青几句话她就气得甩手走人,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让聂染青想起了某憾树的蚍蜉。

    晚上聂染青拖着姚蜜去吃粥的时候,把这件事当成笑话讲给了她听。没想到姚蜜一张嘴比她更毒舌:“你说小三不合格,你这正房就达标了?我看你俩结婚就跟玩儿似的,冒出个不成器的小三你反倒觉得高兴了。结婚两年连习进南做什么的还是从网上找的,你问问他又怎么了?他是你老公,这些东西你不问还打算让谁去问?”

    聂染青一边喝粥一边含糊不清地答:“难得糊涂嘛,我问那么详细干嘛,他又不会害我。”

    “这叫促进夫妻和谐懂不懂?”

    “不懂。”

    “聂染青,”姚蜜快被她一脸无所谓的模样逼疯了,“你再这么做,不怕他变成第二个6沛?”

    聂染青一滞,接着镇定地喝粥:“蜜子,我觉得你以后嫁人了肯定是个贤妻良母。”

    姚蜜自知说错话了,此刻也跟着转移话题:“怎么说?”

    “你的话跟我妈有一拼了。”

    “……”姚蜜咬牙切齿,“聂染青,你就是个怪胎,人家小三找到你头上你还这么有雅兴损我。”

    聂染青笑:“现在是新时代,成天哭哭啼啼的多不合适,小三找来就找来呗,习进南没做什么就行了。”

    姚蜜看着聂染青把碗里的粥往右搅了两圈,又往左搅了两圈,然后在中间划了一道线,看着白色的粥缓慢愈合,然后再划一道,直到看得不耐烦:“诡辩。你怎么知道习进南什么都没做?”

    “许谈前天打电话给习进南的时候,我在一边啊。”

    “真是晕,合着你俩合伙蒙人啊。”

    聂染青确实是不知道习进南的底细。自打她两年前在一片艳羡声中嫁给习进南,到现在了除了知道他家里人很开明,事业也还行,人品也凑合之外,具体的别人问她她也答不上来,也难怪姚蜜会一脸怒其不争的模样。

    不过她对这些也确实没什么非要知道的执念,他不说她也懒得问。有次她偶然看到媒体上报道他心思缜密,头脑灵活,商业眼光极好,聂染青当时一哂,媒体就采访了一下就知道了这么多,她嫁给他一年多也没发现他这些优点,除了喜欢拿人开涮以及偶尔挑剔还有性格很温和,别的一概有待挖掘。

    于是下结论,她看人的眼光,从小到大就没好过。

    等聂染青回家的时候,习进南已经一身藏青色睡衣地在客厅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电视,见她回来,一只手搭在沙发背上,懒懒地问:“约见偶像感想怎样?”

    聂染青把鞋子踢到角落就不再管,直接闭着眼扑进沙发里,慢悠悠地说,“还行,人家手指尖都戳到我脑门了,”听到习进南轻笑,聂染青却忽然想起一个问题,睁开眼,目光灼灼,“对了,她是怎么弄到你电话的?”

    “电话很容易就能弄到好吧,当初你的电话我不也很容易弄到了。”

    “得了吧,说得你多神通广大似的。”

    习进南回过头看了看电视上跌宕起伏的股票曲线,忽然笑了下,又转头看她:“你不觉得她跟你很像?”

    聂染青嗤一声:“我有她那么……漂亮么。”

    习进南故作惊讶:“这么有自知之明?真是难得。”

    其实聂染青是想说,她有许谈那么幼稚又专横跋扈么,但是转念一想,她有时候也确实挺幼稚,但是她没想到自嘲一把反倒被承认,于是恨恨:“习进南,今天下午许谈管你叫进南的时候,我**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

    习进南一笑:“你吃醋了?”

    “切,我虽然不漂亮,起码也算大度贤惠好吧。”

    习进南再次笑出来:“算。为表你的贤惠,后天跟我去个生日宴会吧。”

    “谁的?”

    “郑伯的。”

    “私人宴会?”

    “公共的。”

    “为什么我也要去?”

    习进南挑挑眉:“难道你想让许谈去?”

    “……”<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