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奢侈 > 第 六 章
    第 六 章

    6、

    聂染青的特长之一就是说话刻薄,如果她想,就绝对能刺激人到发疯。那人果然立刻火大:“你丫的我***再给我说一遍!我x!”

    如果聂染青再彪悍一点,大概就会说:“我丫的是你妈,那我岂不是你奶奶?”可是她没说出口,这话她只腹诽过,从来没让这词溜到嘴边过。聂染青扭头,假装没听见,提着包就走。

    谁知那人却不依不饶了,挡在她面前,仰着双层的下巴看着她,聂染青踩着高跟鞋昏昏沉沉地想,他个子实在是名副其实的矮,她都可以看到他光秃秃的头顶了。聂染青不理他,绕过他继续走。

    一个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因为一个女子失了面子,恼羞成怒是可以预料的。于是聂染青毫不意外地看到他再次绕到她面前。

    她绕过他,他再绕过她,她再绕过他,他再绕过来,喝过酒的聂染青有点头昏地想,这简直就像是演绎现场版的跳棋。

    矮个子终于沉不住气了,拿着个酒瓶冲着她的头就要砸过来。

    什么叫英雄救美,什么叫机缘巧合,什么叫正义压倒邪恶,下一刻所发生的事把这些词汇全占了。

    那矮个子的手迟迟落不下来,聂染青抬头,发现习进南的手正牢牢攥住他的手腕,他带着浅浅的笑意,面容却还是显得清冷:“这样好的一瓶红酒,就这么洒了不大好吧?”

    聂染青承认,她当时有点回不过神来。英雄救美——虽然她不认为自己美,尤其是和聂染兮站在一起的时候——这种段子虽然她一直渴望有日能发生在她身上,可是当它真的发生的时候,聂染青又是万分的不相信。

    再后来,聂染青顺利地出了酒吧,在习进南的搀扶之下。

    习进南是她除了父亲和6沛之外,第一次这么近地接触一个成熟男士。

    或者也可以称为绅士,虽然聂染青当时的表现也很难让人想入非非。

    聂染青到现在还记着,习进南搀扶着她上车的时候,她不小心近距离扑进他怀里的那一刻,她闻到的那种淡淡的清爽的香水味道。

    那也是她那天晚上最后能记起来的的东西。

    再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聂染青在习进南单身公寓柔软的大床上醒来,旁边没人,她的衣服依旧整齐。

    这个时候,对于一向胆小的聂染青来说,长舒一口气是可以理解的。

    虽然那天晚上对于聂染青来说是一片空白,可是婚后习进南还是很“好心”地告诉她,当时她的表现绝对称得上惊世骇俗。他说,我还从来没见过一个女子酒品能这么差的。我问你你家在哪里,你告诉我打死你都不回家。后来我带你去酒店,结果你在半清醒半糊涂的情况下又说那家酒店跟你有仇,然后我带着你回我那儿,好不容易把你搀进卧室,你还抱着我的胳膊不放手,还在床上又蹦又跳,然后摸着床头的花纹说要画下来……

    聂染青冷静地打断他,你见过几个女子喝醉过?

    他想了想,就你一个。

    聂染青懒懒地回他,这不就得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习进南已经不在身边,聂染青揉着眼看着窗外的石榴树,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洗漱完她去客厅的时候,正碰上晨练回来的父亲,以及习进南。

    习进南穿着深色的运动衣,眉目清朗,脸上挂着淡淡而恭敬的微笑。聂父显然心情不错,看到聂染青站在那里不动,冲她笑着招手:“染青,又睡懒觉了?”

    聂染青过去挽住父亲的胳膊,笑吟吟的:“难得我回家,想多睡一会儿嘛。”

    聂父呵呵笑:“嗯,准备吃早饭吧,你姐今天起得很早,说要露一手黑米什锦粥。”

    黑米什锦粥,那是6沛最喜欢的。聂染青点点头,还是微笑:“好。”

    习进南和聂染青有一样的习惯,早晨都喜欢赖床。结婚初期,她对他的这个习惯非常惊奇,习进南却一脸平常地说,这有什么,我也是个人好吧,我也会累好吧。

    聂染青被他忽悠地点头称是。

    所以他今天的行为这让聂染青大为惊讶。他雷打不动的习惯总是只能让别人迁就,这次竟然肯主动陪着父亲去晨练。进了卧室,聂染青睨着习进南说:“起这么早去晨练?真不是你的风格。”

    他瞥了她一眼,也不说话,自顾自地去换衣服,聂染青不死心地跟上来,说:“习进南,你今天早上一定有目的,爸爸去晨练,你竟然会跟着去,不要告诉我你是因为孝顺,我不相信。”

    习进南哼笑:“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唯利是图?”

    聂染青说:“不是唯利是图,是你一向喜欢赚点儿附加值。瞧瞧,你连运动衣都拿回家来了,肯定是早就预谋好的。”

    聂染青堵在换衣间门口不肯出去,习进南看了她一眼,忽然暧昧一笑:“一起换?”

    聂染青面色一红,勉强镇定地哼了一声:“别试图转移话题。”

    习进南又是一笑,不紧不慢地拉下外套的拉链,挺拔的身板,光滑的胸膛,聂染青觉得自己的脖子已经一寸寸地开始变红,但是她的眼又不自觉在习进南上身游移。

    啊呸,色女。聂染青总算清醒过来,习进南看了看她,再是一笑,接着手扶上腰间的带子,做出要解开的姿势,聂染青尖叫一声,立刻自觉地把自己关在门外。

    她咬牙切齿地听到习进南愉悦的笑声隔着门传了过来。

    早饭的时候,聂染青看着聂染兮给6沛端过黑米什锦粥,四目交汇,两人和谐得好像容不下别人。聂染青看着他们,她承认自己小心眼,她就是看不得这副场面,她怒目切齿。

    一直沉默的母亲这时候突然发话:“染青,你们有没有打算要个孩子?”

    此话一出,全场沉默。

    聂染青在心里叹了口气,片刻后打破沉默:“孩子当然会要。”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6沛的勺“叮”的一声响,聂染青的心突然一抖,场面再次静默。

    没有提反对,聂母大概也是觉得不能催得太急了,神情稍稍舒缓了点儿,点点头,笑着说:“染兮也不小了,你和6沛也在意着点儿吧。”

    聂染兮轻柔的嗓音响起:“嗯,我和6沛最近也在讨论。”

    一顿早饭吃得惊心动魄,连胃都翻搅。其乐融融模样的家庭聚餐完毕,聂染青觉得有点儿累。

    聂染青和聂染兮被母亲打发出去一起逛街,聂染青知道母亲的意思,她是希望她俩能好好相处。可惜她和聂染兮从小就面和心不和,聂染青觉得双胞胎能成这样也算是悲哀,不过谁让她俩是异卵双胞胎,脾气秉性要是一样才怪。

    聂染兮打着阳伞在前面走,聂染青手里拎着个包在后面慢吞吞地跟,等聂染兮看完首饰又要去看化妆品的时候,聂染青慢悠悠地说:“聂染兮,我逛累了,我去对面的咖啡店坐坐,你逛完了叫我。”

    聂染兮点点头,接着两人陌路。

    外面很热,咖啡店里却很清凉。聂染青自己无聊地把勺子在杯子里转来转去,忽然感觉对面有人落座,她有些不耐烦地眼皮微抬,看清后却深吸一口气,清晰地吐出一个字:“滚。”

    对面6沛一动不动,他穿着白色衬衫,袖子卷起来,倒是丰姿翩然,一张脸上眼睛是格外的黑,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她,连她脸上的一寸表情都不放过。

    聂染青冷笑一声:“6沛,6太太在对面挑首饰呢,你走错地方了吧。”

    6沛说:“她说她马上过来,让我先在这边等。”

    聂染青长长的“哦”了一声说:“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感情很和睦啊。”

    6沛却突然微微一笑:“你不高兴了?”

    “6沛,你别太高估自己了,”聂染青夹枪带棒地说,“我告诉你,别假惺惺地跟没事人似的,你这样让我觉得虚伪。”

    他说:“上次在生日宴会,你不也跟没事人似的。”

    聂染青噎住。

    6沛看着她半晌,突然轻声说:“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假如我当时没有和你姐姐结婚,我去英国两年,你会不会等我?”

    “6沛,什么时候到的?”聂染兮柔软的声音响起,随即飘然落座,她坐在6沛的旁边,朝聂染青一笑,“看了半天没有特别满意的,倒是看中了里面挂着的灯,觉得很漂亮。你们在说什么?”

    6沛没有回答。聂染青冷眼看着面前的一对,忽然笑容灿烂:“6沛问我,如果他当时没有娶你,我和他还没有可能在一起。”

    6沛猛然看着她,她却看向聂染兮。

    聂染兮只是摸了摸耳垂。要不是她太了解聂染兮的每一个动作,她还会以为聂染兮听到这句话会无动于衷。

    聂染兮托着下巴,笑盈盈地问:“哦?你怎么回答的?”

    聂染青也是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哦,想起来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们慢聊。”

    她站起身,手袋迅速勾在手里,忽然像是想起来什么,居高临下地对6沛嫣然一笑,眼中瞬间流光溢彩。

    聂染青说:“6沛,要想我原谅你,除非你死。”<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