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奢侈 > 第 十五 章
    第 十五 章

    15、

    聂染青生日那天,两人以一起逛商场度过。

    其实聂染青真的很想一天就窝在酒店里。习进南订的客房服务周到,各种设备一应俱全,聂染青往长长的沙发上一斜就再也不想起来。而且外面阳光好得过分,称得上毒辣,并不怎么适合逛街。可是想想那天晚上她一说哪儿都不用去时,习进南那似笑非笑的嘴角,聂染青心里就如同秋风刮过的狗尾巴草,甩着一把草穗子,毛毛的。

    所以当今日早晨,习进南着装完毕,衣冠楚楚地坐在沙发上说要陪她出去逛街的时候,聂染青在那么一瞬的惊讶之后,还是很快就答应了下来。

    不过迄今为止,她跟习进南一起出去逛商场的次数还为零。其实两人还有很多的零次尚未打破,比如没有一起看过电影,没有一起出去散过步,没有一起在咖啡店里消磨过时间,总之恋人间的甜蜜他俩基本都没有一起享受过。对于这些零次聂染青并没有表示很遗憾,习进南也没有表示很喜欢。的确,想象一下她和习进南一起在咖啡厅里,他坐在她的对面轻轻搅弄着咖啡的画面,怎么想就怎么觉得不和谐。

    倒是姚蜜曾经摇头晃脑唉声叹气地说,你俩从陌生人直接跃进到结婚,打了激素的猪都不如你们速度快。小心你们到时候就跟不小心拨倒的多米诺排骨一样,哗啦啦全倒了。

    聂染青当时舀出一勺刚刚端来的冰淇淋,笑眯眯地问她,你要不要尝尝?

    聂染青讨厌各种装饰,夏天不肯打阳伞,冬天不肯披围巾,更毋论项链或者耳坠。全身上下除了无名指上那枚贵得咋舌却并不张扬的戒指,别的地方都朴素得不能再朴素。

    新婚伊始的时候,习进南倒是曾提议去买些珠宝,聂染青却说:“我就是不喜欢珠宝首饰,我就是喜欢素面朝天。等等,你该不会是嫌我这么出去很掉价,弄得你没面子吧?”

    她本以为这话已经够狠,绝对能把习进南给顶回去,谁知道他漫不经心地翻着杂志,一脸的闲适:“反正掉价的是你,又不是我。我有什么好在乎的。”

    “……”聂染青咬牙,跟习进南说话,果然不能自嘲。

    想想她和聂染兮都还没结婚的时候,聂染兮卧室里的那个化妆盒里,发圈都有24种颜色,打开她的衣柜,赤橙黄绿青蓝紫各色衣服被细心分好,每件衣服还都有特定的鞋子和香水匹配。聂染青当时是破罐子破摔,既然她怎么修饰都比不上她,那就还原本色好了。

    等到上了大学,与聂染兮不在一个学校,想不到这种心态也没改过来。那时她尽情挥霍着自己的青春,直到成为研究生,在被爱臭美的姚蜜苦口婆心劝了多少次以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女人,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

    不过那个时候,她很欣慰的是,她心中眼中在乎的那个人并不计较她打扮还是不打扮。他会说,那是你的自由,天天化妆也很累。

    商场里很清凉,导购小姐的微笑很甜美,架子上的衣服也很赏心悦目,聂染青却是兴致缺缺。她本来看中了一件衣服,想试穿一下,结果回头一看习进南不置可否的表情,兴奋劲儿立马消失。这种状况发生了两三次后,聂染青的脾气很快被磨光。

    还不如和姚蜜一起逛街,好歹还能给个意见。聂染青讪讪地把衣服放回去的时候想。

    她转身欲离开,习进南在身后问:“不试一下?”

    “不喜欢。”聂染青留给他一个背影。

    他笑了一下,重新走回去,随意却优雅,修长的手指在一溜衣服上拂过,很快点中一件裙子,说:“去试试看。”

    导购小姐立刻帮忙拿合适的尺码。聂染青两根手指提着它,眉头蹙得像是拧干的毛巾:“这衣服不好看,我不想穿,更不打算买。”

    这件衣服很简洁,只是由一块布裁成,没有一点装饰,款式也很平常,聂染青皱着眉,不肯去换。

    习进南单手支着下巴说:“今天你生日,自然是我给你买。”

    聂染青强调重点:“我不想穿。”

    “你买了不穿的衣服多了。”

    “……”聂染青无可奈何,只听到旁边导购小姐微笑着说:“小姐,这件衣服是我们的最新款,全国也找不出第二件来的。现在是夏天,简洁会显得清凉,而且虽然它看起来式样很简单,但是穿上会很衬身材,您要不先穿上试试?”

    其实这些话如果让姚蜜来说,就是你换个衣服又不会掉块肉,矫情什么。

    聂染青无奈,虽然她自认没什么身材好衬,此刻也只好提着裙子去换。

    聂染青老大不情愿地出来,一抬头,导购小姐在轻轻鼓掌:“小姐您穿起来真的很漂亮。”

    聂染青不信,找了镜子来照,却不得不承认,的确是缺点覆盖,优点全显。亮色的裙子显得人很精神,映出纤细的腰身,白皙的皮肤。

    习进南走到她身后,帮她拨了拨头发,看看镜子里的人,嘴角微微扬起:“还不错。”

    聂染青斜睨他:“你这是变相夸你自己呢?”

    习进南不跟她计较:“怎么会,我这绝对是在夸你。”

    导购小姐适时地□□话来:“先生的眼光确实很好,这件衣服穿在您的女友身上显得落落大方,很符合她的气质。这么适合的衣服错过了可就太遗憾了,不是吗?”

    “嗯,等下包起来吧。不过,”习进南轻轻搂了下聂染青的肩膀,粲然一笑,声音低沉醇厚,如同上好的酒酿,“我们是夫妻。”

    导购小姐一愣,立刻微笑改口,语调愈发温柔,温柔到让聂染青自惭形秽:“很少有老公肯陪妻子逛街的,很难得。您和您的太太站在一起很般配,也很相爱。”

    习进南清浅地笑:“谢谢。请问在哪里刷卡?”

    导购小姐眉开眼笑地去签单子,聂染青拽住他的袖子:“喂,我还没说我要呢。”

    “你穿了很好看,而且我刚刚说了是我买。”

    “这么昂贵的衣服,你买了让我什么时候穿?它又不适合去宴会。”

    “平时穿就可以了。”

    “这么昂贵的衣服要配很贵的鞋子和珠宝什么的,我没有。”

    “一会儿去买。”

    “……”聂染青无语了,“习进南,你是不是小时候很羡慕人家女孩子能给娃娃换各种衣服啊?现在有个老婆,总算可以满足你小时候的愿望了?要真这样的话,我建议你去领养个孩子,享受一下给孩子换衣服的真正乐趣。”

    习进南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语调依旧是慢悠悠的:“你生一个不更好?”

    聂染青被噎住,迅速转身:“我去换衣服。”

    两人离开后,习进南真的拖着她去了鞋店,一双双鞋子换下来,面对导购小姐殷勤又温暖的笑颜,聂染青忽然发脾气,问哪双都说不喜欢。她怒气冲冲地看着习进南,习进南淡淡地看着她,两人都不说话,只有旁边的导购小姐在不知所措地微笑。

    习进南指着拐弯处的一双鞋子,对导购小姐说:“再试穿一下那一双。”

    导购小姐应声去取,习进南在聂染青旁边坐下来:“怎么了?”

    聂染青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烦躁,只觉得这情景隐隐的很熟悉,熟悉到有点儿恐慌。商场里明明很清凉,她却觉得很热,理由就这么脱口而出:“天气太热了。”

    说完才觉得这借口蹩脚得可以,聂染青低下头,只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习进南从导购小姐手里接过鞋子,聂染青还是不肯再试,他默不作声地看了她一眼,忽然微微一笑,轻声道:“我帮你穿?”

    聂染青扬着下巴看着他,摆明是不信他会真这么做。习进南狭长的眼睛微微一眯,却已经从沙发上下来,一条腿屈膝半跪在地上,一只手托着她的小腿,欲把她的鞋子脱下来。

    聂染青瞪大眼,呐呐地简直不知要说什么才好,直到他的手指轻轻掠过她的鞋带,她才反应过来,立刻夺回主动权,迅速取了他手里的鞋子换上。

    习进南坐回原处,看着聂染青站起来走了几步,才问:“看着有点紧,换一双?”

    聂染青被他刚刚的动作吓得不轻,再也不敢多折腾,忙摆手:“这双挺好的,就这双吧。”

    习进南“嗯”了一声,示意导购小姐打包。

    等到后来,习进南和聂染青再去珠宝店和手包店,他指哪一款聂染青都说好,乖巧得就像是初入婆家的小媳妇。

    习进南说:“全买?”

    聂染青说:“反正是你刷卡,我随便。”

    聂染青看着笑得有些僵硬的柜台小姐,突然觉得很解气。

    后来回到车上,聂染青看着后座上一堆的袋子和盒子,实在是忍不住:“习进南,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嘛?”

    “我喜欢。”

    “……”他的话今天超乎寻常地简洁,似乎一点儿也不想多说。但是聂染青看着他的侧脸,又似乎并不是很阴郁,虽然也没表现出什么好兴致,好像只是在专心开车。

    聂染青耐心也告罄,默默倚着靠背不再说话。

    她回想这一天,很觉得愤愤不平,明明是她的生日,怎么全都在习进南的决定之下?习进南说要去逛街她就去逛,习进南说要买衣服鞋子珠宝手包她就乖乖地去试。

    她几时有这么听话过?<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