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奢侈 > 第 十七 章
    第 十七 章

    17、

    聂染青在生日的前一天回到聂家。她跟母亲在客厅里说着话,听到外面有车子驶来的声响。

    她跟随聂母一起站在门口,看到车子缓缓驶过来,聂染兮落下车窗冲着这边笑着招手,她探出头来,头发在脑后挽成一个髻,脖子上从来不会缺少项链的环绕,就像她整个人永远不会缺少关注一样。

    聂染兮展现给人的一直是得体的仪范,她连下车都让聂染青觉得惭愧。两脚踩着高跟鞋轻轻地落地,聂染兮稍稍整理了裙子才从车子里出来,一袭白裙勾勒出姣好的身材。

    聂染兮自小就喜欢白色,白色的纱巾,白色的裙子,白色的鞋子,白色的书包。她那双如葡萄一般黑亮的眼珠只要一转,别人就不得不为她暗暗叫好。在聂染青的眼里,聂染兮从来都是只要她想,她就可以得到。

    聂染兮走过来,6沛在她后面落了车锁。她上前挽住母亲的手臂,眼睛还是弯起来,话依旧是柔柔的:“妈,外面太热了,我们快进去吧。”

    聂染青转身,6沛也恰好走到她身旁。两人离得太近,他的衬衫只有一尺之遥。聂染青突然觉得心脏“突突”地跳,额头上也沁出一层薄薄的汗,不敢多说话,立刻加快脚步赶上去。

    回到客厅的时候,习进南正随着聂父下楼。他见到她满头大汗的样子微微诧异,掏出一块手帕递给她,问道:“怎么这么热?”

    聂染青接过来胡乱擦了一把,没回答反而问:“你怎么在上面待了这么久?”

    习进南看了看她,微微一笑,带着少许幸灾乐祸:“书房比外面凉快。”

    “……”聂染青咬牙,“你不是一向很耐热嘛,夏天都很少出汗。还找凉快的地方,真娇气。”

    他挑挑眉,似笑非笑:“谁说不出汗就是耐热了?难道说出汗就一定是因为热了?”

    “……”聂染青转身找了位子坐下,懒得跟他打绕。

    所有人都坐在客厅,聂染兮和6沛并排坐在一张独立的沙发上,聂染青和习进南挨着坐,聂母和聂父挨着聂染青他们坐下。聂染青捧着杯子努力地装作看电视,背紧紧靠着沙发一声不吭。

    可惜这种状况下不说话是不可能的。聂染青听到母亲对她说:“夏天都来了,你怎么反而越来越白了?比上次回来还要白一些。是不是最近一直窝在家里也不出去?年轻的时候应该多锻炼,总在家里窝着怎么行,老了就会吃到苦头。”

    聂染青乖巧地点头,小心翼翼地组织措辞:“妈,您放一百个心吧,我前段时间例行体检,各项指标都很标准。最近只是美白霜擦多了,夏天防护措施做得太足了。”

    其实事实还真就像聂母说得那样,她最近都没怎么出去。聂染青措辞的时候很心虚,生怕习进南会给她拆台。撒谎还有证人在一边看着,这种滋味不怎么好受。她捧起杯子想喝水,忽然听到聂染兮说:“妈,我前两天买了几件小玩意儿,觉得染青戴着比我合适。染青,要不你上去试试?”

    聂染青手一顿,慢慢喝下一口水,抬起脸,和她一样的笑意盈盈:“好啊。”

    “染兮,”6沛忽然开口,聂染青转头看他,他却又一脸的欲言又止,犹豫了片刻,最后只是说道:“没事,上去吧,好好聊。”

    聂染青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和聂染兮一起上楼。

    能说什么呢?这种情况下什么都说不出来。

    聂染兮口中的小玩意儿,只是体积小而已,如果用去换真正的小玩意儿,大概把一家店铺买下来都绰绰有余。聂染青坐在床边,看着她从精巧的袋子里倒出来的,滚落在床单上的各种宝石,透明的,深红的,深蓝的,澄黄的,一枚枚都闪着耀眼的光。聂染青托着下巴,笑得有点讽刺:“聂染兮,这么贵重的‘小玩意儿’,你还是留给自己用吧。我并不是很缺,而且我也不是很喜欢。”

    聂染兮笑起来总是很好看,此刻也是赏心悦目,说话很慢但是也很稳:“再贵重也只是石头而已,而且这些都还没有打磨,这么多种宝石总有你喜欢的,随便挑几件吧。你回去后想弄成什么样儿就可以弄成什么样儿,串成串或者扔进垃圾箱都随你的便。”

    聂染青冷冷地笑:“聂染兮,别做出一副恩赐的表情,很丑很难看。我从小到大什么时候接受过你的东西?这么多宝石摆在我面前,你是想跟我炫耀你很会挑珠宝呢还是想暗示你最近过得很好?”

    “这话真难听,”聂染兮依旧是笑吟吟的,“我过得很好对你来说不也是一种炫耀?”

    聂染青急吸一口气,紧紧攥住手,勉强忍住想扇上去的欲望。时隔三年,聂染兮更加沉稳老练,她依旧不是她的对手:“聂染兮,别以为你真的赢了一切。三年前我的确是输得一塌糊涂,可是你也没有赢。你信不信,只要我愿意,只要我想,我就能把6沛从你身边完完全全夺走?”

    “聂染青,我敢说,你连掐死我的心都有。”聂染兮笑得愈发柔和,“我信不信有什么关系,你夺走6沛还要再干什么?你和习进南离婚再和6沛结婚吗?你不觉得笑话6家还会觉得笑话。你觉得他们会允许6沛先娶了姐姐再娶了妹妹吗?

    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诉你,三年前的确是因为我,6沛才会和你分手,也是我,逼着他和我结婚。我日思夜想,希望6沛能离开你,想不到老天都在帮我。呵,你能想象我当时一动不动地看着6沛左右两难,走来走去的样子吗?我当时在押宝,我把我的身家性命都押在了6沛的身上,结果就是,我终于达到了目标,6沛和你分手了。

    不过,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听了大概会又高兴又遗憾。在英国的时候,有次我半夜起床去喝水,听到6沛迷迷糊糊地叫你的名字,我当时就在想,我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既没有得到6沛,也没有得到我那好妹妹的敬爱。可是,如果你让我当时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你和6沛结婚,我也不会甘心。我没有得到,可是你也没有得到不是吗?”

    聂染青冷冷地看着她,心里越来越凉:“你疯了。”

    她们相隔五米远,聂染兮笑了笑继续说:“你看着我的眼神在冒火啊,你肯定想把我碎尸万段。聂染青,你从小就不知道掩饰,你吃亏也算你自找。你以为有了6沛就能把握住全部,你当真以为什么所谓的爱情可以抵挡一切?你以为6沛真就肯为你放弃父母放弃前途?别傻乎乎地认为任性就是可爱,也别认为你一哭别人就非得哄着你。我告诉你,就算6沛娶了你,也会跟你离婚。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在生气么?”

    聂染青的胸脯剧烈起伏,瞥见床上大大小小闪耀着的珠宝,忽然觉得刺眼,一时气极,忽然把所有的宝石往地上狠狠一推。

    宝石落在木质的地板上,沉闷的声音里夹杂着珠宝相互碰撞时清脆的滴答声,一声一声全部敲进聂染青的心里,她狠狠盯着聂染兮,指着门口,语气冰得彻底:“你给我出去。”

    聂染兮看着她,反而是一声不吭地走到阳台边,拨弄了一下含羞草的叶子,看着它慢慢地垂下去,嗓音依旧很柔和,话却毫不留情:“聂染青,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其实你生气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脸蛋儿红得就像个苹果,整个人张牙舞爪很像一只小豹子。我从小到大只羡慕你这一点。噢对,刚刚忘记说了,其实你的弱点还有一个,你冲动得就像个小孩子,一点儿耐心都没有。我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你,三年前,你觉得你就快赢了,可是你还是输了。三年后,你一点变化都没有,你以为你真坚强了么?可是我只不过是一番话,你就这么受不住。你在本该坚强的地方软弱得像一只蚂蚁,你在不该逞强的地方呢,又倔强得像头驴。聂染青,我还告诉你,毁掉你的从来不是别人,只有你自己。”

    “够了!”聂染青闭闭眼,现实比想象中来得迅猛来得急切,她手脚冰凉,觉得有点支撑不住。她从小到大都没听过这么直白的狠话,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聂染兮这幅模样。聂染兮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全都是折磨。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力气,聂染青扶着墙壁大口喘气,觉得呼吸急促,她看着聂染兮窈窕的身影,眼前越来越模糊,忽然急促地闪过一道白光,接着身子就软软倒了下去。

    再醒来已是夕阳时分。屋内并没有开灯,聂染青有些迷茫地睁眼,微微偏头,只看到一个颀长的身影立在窗边。

    昏黄的阳光染了整个房间。聂染青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种不可名状的东西在慢慢发酵。她微微震动喉咙,发音有些粗哑:“习进南?”

    他立刻转过头,朦胧中似乎微微皱了眉:“醒了?”

    他快步走过来,顺手开了灯,摸了摸她的脸,面容有所缓和:“饿了么?一天就只有早上吃了那么点儿东西。有没有觉得什么不舒服?”

    聂染青摇摇头,看了看墙壁上挂着的表,问:“我睡了这么久?”

    “是。”他轻舒了一口气,换了淡淡的笑意,“爸爸今晚特地下厨做饭,说是给你压惊。”

    “是么?”聂染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晕倒……”话到嘴边又咽回去,“我晕倒有没有吓到爸爸?”

    “没有,数爸爸最沉着了。”

    聂染青歪着头咧嘴笑了一下:“比你还沉着?我从小到大只有大学军训的时候晕倒过,我爸爸知道了后只对我说了三个字,没出息。”

    习进南伸出手,握住她的,还是淡淡地微笑:“是挺没出息的。”

    两人一时都没有再说话。谁都没有提起她刚刚为什么会晕倒,谁也没提起刚刚发生了什么,聂染青看着他握住自己的手,手指修长有力,饱满圆润的指甲是健康的颜色,虽然微微带了凉意,此刻却奇异地能给人安定的力量。他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

    半晌,他终于开口:“起床吧,去吃晚饭。”<div id=t_tip"><b>:.</b>